1. 当前位置 首页 澳门永利娱乐

        据媒体公开报道,发改委日前就《分享经济发展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向社会征求意见,从市场准入、监管机制、创新治理、公共服务、信用体系、劳动关系、税收政策、法律法规、权益保护、统计监测10大方面推进共享经济发展。(分享经济之前更多被共享经济,本文沿用共享经济称谓)

         

        虽然可能在这份征求意见稿中,分享经济被描述成:利用网络信息技术,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分散资源进行优化配置,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一种新型经济形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但我们认为,共享经济并不是互联网时代的新物种,而是伴随着人类进化史与生俱来的,甚至可以说,人类史就是一部共享经济史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共享的基础是互联,互联方式和技术的提升则极大地改善的共享效率。简单来看,人类互联方式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:

         

        从水、风、潮汐的大自然力量,到牛、马、骆驼的动物力量,再到蒸汽机、电力发明后的机械力量,现在则是依靠万物互联时代的数字技术,互联的广度和深度进入到了一个全新高度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么,什么是共享呢?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院长李扣庆教授有一个观点:原始部落成员分配狩猎成果,交易出现后人们相互交换所拥有的物品,乃至国家之间的平等贸易,都是共享活动的一种方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也就是说,无论是易货贸易还是货币媒介,人类活动本质上都是一种共享经济模式。共享的资源是相对过剩,而不是绝对过剩:人们用相对过剩的物品去交换效用最大化的物品,置入的效用大于置出的效用。简单来说,当某一物品的使用者从少数几个增加为多个,而成本并没有大幅增加时,“共享”便出现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商贸领域,人们把生产出的超过自身需要的物品与需要它的其他人进行共享。守恒定律下,特别是闲置资源被利用的情况下,每交换一次,就实现了各种生产要素和终端产品使用者和总效用的增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公共领域,一条马路的总成本在10个人通行和100个人通行之间并没有太大差别,但总效用却增加很多。出租车公司也是如此,一辆出租车并不为特定某个人服务,而是服务于所有有需要的人,一辆车在不同乘客之间实现了共享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另一方面,对于AirbnbUber、滴滴这样的共享模式创新企业来说,之所以引人关注,原因在于与传统共享模式相比,其利用数字互联技术,降低了共享的成本、提高了共享的效率、扩大了共享的范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以出行为例,因为传统出租车行业在运用数字互联技术方面的落后,才给了滴滴机会——上海这么一个现代化的国际都市,连一个统一的出租车叫车平台都没有;私家车没有与外部(有乘车需求者)联接的渠道,Uber、易到等填补了这样的缺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谈到共享经济,不得不提神州专车。其之前一直被抨击为“伪共享”,但是最近火遍全国的共享单车,其模式与神州专车的原有模式是一模一样的,由运营企业或平台提供自有车辆,质疑声也少了一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首先,即便其被认为是一个没有牌照的“传统出租车”企业,但出租车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共享经济模式,而且其通过数字互联技术、路线优化技术等降低了叫车的难度和舒适出行的成本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其次,与商贸行业对比,神州专车类似于京东,而滴滴、Uber类似于淘宝。淘宝是无可争议的电商企业,京东就不是吗,谁能否认它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呢?淘宝的中介(以C2C为代表)模式和京东的自营模式都各有拥趸。C2C品类丰富、价格亲民,自营模式配送快、质量有保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同时,京东自营还通过自建物流站点实现了商品配送的标准化和成本下降,同一地点的第二件、第三件商品配送成本几乎为零。边际成本下降是一种经济模式具有生命力的核心所在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自营模式与中介模式并不是相互排斥的。神州专车开放了优驾平台,京东和一号店除了自营外也增加了外部商家入驻,而淘宝则上线了自营模式的天猫超市。自营和中介模式只是共享企业资源配置或者说构建生产要素的方式,有轻重之分,但并无绝对的优劣之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所以,新型经济模式的关键是互联技术的提升而不是共享本身。共享不等于免费,也未必就是低价,重点在于联接,联接人与人、人与物,万物互联,将信息传递到需要它的地方,构建一个又一个基于依赖、信赖和价值观的社区或圈子,这才是互联网经济与共享模式的核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换个角度说,互联技术特别是信息化技术的快速发展将极大地推动共享经济,并促进这一客观存在在范围、效率、成本等方面进行优化和提升。红杉中国预计,到2020年,分享经济对中国GDP的贡献将达到10%